忘记了初心自毁人生——威信县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朝俊违纪违法案

日期:2019/12/27 来源: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点击:5298 

“一百多天的留置生活让我体会到了自由的珍贵,回想自己还算辛苦努力的大半生工作,由于自己的错误行为换来这凄惨的结局,心里感到无比的苦涩和痛苦,悔恨自己的行为给自身的工作和事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,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痛苦……”在被留置160天后,刘朝俊在向昭通市纪委监委递交的悔过书中追悔莫及。

2018年7月,市纪委监委收到群众检举领导干部违纪违法的问题检索,在对问题线索进行初核过程中,发现刘朝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。

随后,相关线索被移送备案。

2018年11月5日,市纪委对刘朝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立案审查,市监委对刘朝俊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进行政务立案调查,同日,对其采取留置措施。

包裹住的黑暗一旦被撕开了口子,真相就如同抽丝剥茧……

经查,威信县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、威信县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有限公司总经理、威信县城乡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朝俊,严重违反政治纪律、中央八项规定、廉洁纪律、工作纪律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,涉嫌贪污犯罪、单位受贿罪、串通投标罪。

褪色的初心——

入党申请书上的铮铮誓言还未褪色: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,是为了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,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党安排,随时为党和人民牺牲自己的一切。”然而,时隔多年,他已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初心、丧失了自己的信仰,在权利和金钱面前败下阵来,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。

刘朝俊出生在云南滇东北昭通市威信县的一个传统家庭,自小,父亲的爱岗敬业、母亲的勤劳朴实对他耳濡目染,在云南省粮食学校毕业后,被分配到威信县粮油工业公司工作,19岁便捧上了人们羡慕的“铁饭碗”。

年轻,凭着一腔热血,有干劲、敢追求,在自己的勤奋上进和组织的精心培养下,事业迈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新台阶,年纪轻轻便成了正科级干部。原本,他可以在自己的事业上大展宏图,为家乡父老做出自己更大的贡献,可惜的是,他忘记了自己的初心,一旦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,把权利当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,一步步滑向了犯罪的深渊。

追根寻源,刘朝俊的蜕变应始于对权力的错误认识。2014年,刘朝俊被抽调参与威信县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组建工作,随后,开投公司、城投公司、公投公司相继成立,由于工作性质,公司的每一个项目每一个工程都牵涉着庞大的资金链,身居管理层的刘朝俊,看着一个个的项目和巨额工程款,内心“权为民所用”的这杆秤开始慢慢失去平衡,人生观、价值观逐渐变得扭曲,于是便见缝插针动起了坏脑筋。

“不自重者致辱,不自畏者招祸。”2015年,县委政府启动本县看守所建设工程,并确定由公投公司进行代建。此时,已任威信县开投公司、公投公司、城投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刘朝俊,敏锐地察觉到这是一次发财的机会,图谋将工程中的场平项目交由开投公司实施而从中谋利,于是,身为招标方负责人,他本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捷,既当甲方又当乙方,借壳一家公司资质参与场平工程的招投标,先后挪用公款91余万元操控招投标,采取围标方式,最终借壳公司以1012.29万元顺利中标。

然而,被利益蒙蔽了双眼,刘朝俊心中已全无党纪国法,在金钱的诱惑下,触碰了群众利益这根弦。

中标后,借壳公司并未对工程进行实际施工,而是由涉案相关人员以借壳公司的名义实施,这种“壳外壳”的低劣工程,脱离了监管的正轨,导致施工方利益熏心,人为更改设计图纸,以致施工现场出现山体开裂,徒增的一系列重新勘测及设计施工等补救工作,加重了国家的财政负担,也败坏了政府的形象,损耗党的公信力。

“人到中年以后,随着权力的增大,特别是组建开投公司以后,权力变大了,对自己的要求也放松了。”刘朝俊忘了,权力是把双刃剑,位高权重者,如果对权力没有敬畏之心,一旦遗忘了肩负重任的使命、为民所托的初心,注定将难以善始善终。

轻车熟路的“操盘手”——

贪欲在膨胀,侥幸心在作祟,在迈出了违纪违法的第一步后,刘朝俊胆子大了、私心重了,内心滋生出腐败的土壤,并开始愈演愈烈。然而,他却浑然不知自己已泥足深陷,反而享受着这种“家长式”的权力管控。

2016年初,刘朝俊负责本县麒麟小区综合体项目建设。建设之初,需要对项目进行规划设计,在通过一系列的评估审定后,当被选定的公司开出设计报价后,刘朝俊却提出需要对方抬高合同单价,虚增项目设计费,以解决公司接待费为由,要求对方将超出原本报价的金额作为“返点”返回。这一次,他伙同设计公司套取国家资金128余万元。

为规避法律风险,刘朝俊安排其表妹夫与设计公司签订虚拟合同,其表妹夫再通过多人转手,将扣除“过桥费”后的60万元,分七次转存到刘朝俊持有的以其朋友名义办理的账户上,完成了一套完整的洗钱过程。

此时,扮演“操盘手”已轻车熟路的刘朝俊,全然把职务当作获取利益的平台,思想一步步滑坡,生活开始腐化,一心贪图物质享受,沉迷于觥筹交错。

“奢靡之始,危亡之渐。”生活的腐化衍生出超额的接待费和难以处理的支出,胡支乱花的现象难以填补资金的短缺,于是,他开始把职权作为交易市场。2015年12月至2018年期间,他利用职务之便,以请对方帮忙解决接待费为由,用手里掌控的工程项目作为“关照”,非法向与其有业务往来的公司通过抬高合同单价、索要利益返还、虚拟合同等手段套取国家资金,共计获得资金111.89万元私设小金库,用于购买高档烟酒、超标接待。

甚至在案发后,调查组依法对其办公室进行搜查时,除了一部未开封的价值为1.29万元的华为手机外,在包装一坛酒的纸盒内搜出2000元人民币,但刘朝俊却无法回忆出送礼的人。

“内心深处的个人的贪欲和享乐主义导致自己走上了违纪违法道路,致使自己罪孽缠身。”政治上的变质、生活上的腐化,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刘朝俊对权力的滥用,沉溺于奢靡之乐,势必误入歧途而自毁前程。

……

自开投公司的组建至案发期间,近四年时间,随着职务的晋升,影响力的扩大,刘朝俊的蜕变不仅体现在经济上的贪婪,同时,“思想上党性不足、信念缺失,工作上胆大妄为、不遵纪守法。”违规插手工程建设,将160余万元公款代缴违规罚款,党纪法规对他而言形同虚设。

东窗事发——

明知违纪违法,却不知敬畏、不收敛、不收手,顶风违纪,甚至对抗组织审查,完全丢掉了一名共产党人的品格。

2018年10月,案件东窗事发,市纪委通知其下属谈话,在谈话人员离开谈话地点的当晚,刘朝俊便设法了解市纪委调查方向,安排谈话人员在每天谈话结束后,必须将当天的谈话情况对其进行汇报,先后召集涉案相关人员多次“挑灯夜战”商量串供,对抗组织审查,甚至听由涉案相关人员的指使“顶住调查压力,做好住几个月的免费宾馆的准备”,使审查调查一度陷入僵局。

然后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……

2019年4月24日,县纪委给予刘朝俊开除党籍处分、县监委给予刘朝俊开除公职处分。收缴违法所得,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 

CopyRight © 2016-2020 中共姚安县纪委县监委 All Right Reserved.

通信地址:云南省楚雄州姚安县栋川镇府前街91号

投稿邮箱:yaxjwxjs2008@126.com 联系电话:0878-5711820

技术支持:楚雄州点击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电话:0878-8980358 邮箱:cx_js@163.com